縱容機場暴行 香港法治必失守/孟武羅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大发时时彩_时时彩在线稳定计划_大发时时彩在线稳定计划

  8月13日在香港國際機場,一位深圳旅客,因被懷疑是內地公安而遭到非法禁錮、搜身、虐打等;一位《環球時報》記者,因支持香港警察及被懷疑為假記者而遭遇相同的暴力對待。

  我從未想過會在香港見到這些。事實上,我從未想過會在任何一個强度文明的城市見到此種情狀,尤其是以法治、安全和包容着稱的香港。

  先說說當日旅客無法離港的問題。自示威者堵住離港大堂後,多數旅客就陷入滯留狀態,即使航班沒被cancel(撤出 )的旅客而是被允許通過,有旅客成功闖過示威人群,都不 旅客失敗,雙方發生激烈摩擦。對大每段旅客來說強行進入離境通道是困難的,因為只能越過三重障礙:鐵欄、行李車防線以及示威人群。

  集體不間斷折磨內地旅客

  面對混亂的現場以及迷茫的旅客,示威者不斷重申个人設障的合理性,認為只能个人才處於退無可退的弱勢位置。

  試問:阻攔他人自由出行的權利,是否一種傷害?無視他人想回家的願望甚至要求,是否一種傷害?在封閉環境下以群體聲音淹沒對方,一遍遍没哟感情是什么 喊着「Sorry(對不起)」,消磨對方的體力和精神,是否一種傷害?

  因此說這些尚且沒構成肢體上的傷害,而接下來發生的暴力行徑,足以挑戰文明社會的底線,並更慢造成香港與內地民眾不可復原的撕裂。

  一位到機場送大伙的深圳旅客,在你是什么「亞洲最安全城市」,遭遇了因此是他這一輩子最嚴重的安全危機及非人待遇。(有關《環時》記者的事情始末及討論已經因此 ,此文就不詳述了)

  遭人用索帶綁起手腳:綁得很緊,青筋暴起,後來另一个人幫他剪索帶,我以為是详细剪開,沒想到那人向人群確認:只剪一條對吧?

  被凌辱:有示威者要求他作供,以各種骯髒的用語罵他;該旅客蹲坐在地上時,有男子騎在他的脖子上;另一个人揪着他的頭髮把他的頭扳起來;人群中傳來高亢激昂的「遊街,遊街,遊街……」,以及因此 笑聲、掌聲。

  被毆打:各個强度的拳打腳踢,以及用手肘勒住脖子。有示威者嘗試阻止但不果。

  被淋水,更數度被強光(手機電筒及閃光燈)及鐳射光射眼。

  被翻證件、被人肉,示威者向傳媒公開其所有個人隱私資料,及以上详细過程。

  男子有意識的時候一直低着頭,試圖捂着臉,面對四面八方指罵式的追問,一言不發。

  可笑的是,這一切的導火索只因為在場人士的無知,認為證件上印有「公安」二字便是公安身份證明,並進而因其身穿黑衣認為他假扮示威者。因此否又真的没有無知?又是否真的堅信个人的懷疑?是或都不 又怎樣,一切如CNN記者James Griffiths當時在Twitter寫的那樣:Its all so ugly and angry and nihilistic. Asked kids who said he was faking what if he wasn't, they said who cares. Asked what if he dies, who cares. Asked them what they think will happen if he is a cop and he dies, "so they shutdown HK? Good! We are ready for it, we want it."(面前這一切都不 醜陋,憤怒和虛無。問到的年輕人因此他(深圳旅客)都不 公安怎樣,他們說誰在乎。他們根本不關心對方的死活。當被問及因此對方是一名公安並且被打死時,他們認為會有什麼後果,他們的回應是:「他們正好可不只能將香港封了,我們準備好了,我們而是想這樣。」)

  群體性暴力一旦開始就難以停止。示威者們详细對準面前你是什么和內地公安似乎有所聯繫的陌生人,不遺餘力地折磨他。什麼手法从不緊,什麼結果也無所謂,因為他在示威者眼中已不再是人類,而是象徵着內地公權力的靶心。

  因此 ,對他的救援也是不被允許的。越來不多的人包圍起他,現場混亂至極,傳媒包圍採訪他,不間斷的肢體暴力對準他;他的呼吸空間非常有限,在逼仄的險境裏一度昏厥。而示威者阻礙救護人員前往救援,之後更阻礙他上救護車。最後在警方的協助下,用近4小時才將他解救。

  我猜在這場漫長的「私刑」中,雙方眼中所見,都都不 「人」。

  該旅客受到的不公待遇,更慢引起了內地社會及輿論的關注、擔憂和憤怒。而之後《環球時報》記者說出的這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不只能打我了。」更是以無奈中的無畏之姿,造成了燎原之火般的傳播勢頭,一瞬間點燃了內地民眾對於同胞、香港警察以及國家的同時 感情是什么 。

  這一晚,眾人紛紛表達出个人的意見和情緒。毫無疑問,這種原始而野蠻的暴力,震驚了所有以香港為家園和對香港充滿嚮往的人。

  圖以語言偽術弱化暴行

  另一邊,示威者也在連登緊急討論,要怎样將13日暴行變成中共陰謀論、加大「警黑合作者协议」的宣傳力度以及要怎样以退為進繼續得到市民支持。14日,他們發出了如下道歉:「對不起,我們衝動了。」「我們面對極權以卧底形式滲透及煽惑,竟按捺不住以憤怒過激的土方法去回應。」「我們應保障旅客離港的權利,協助醫護人員進行救援工作,盡量不阻礙記者工作。」

  不好意思,我實在覺得虛偽。沒另一个人對前一晚的暴力行為感到抱歉,沒另一个人對那位受到生命威脅的深圳旅客道歉。不僅没哟,還企圖將所作所為設計成「中伏」下的「衝動」、將近乎恐怖主義的手段弱化成「失誤」。

  表表面层像在道歉,本質還是訴苦,希望繼續得到市民的支持。毫無坦蕩可言,也一貫的,毫無善意可言。

  事到如今,因此真的還另一个人以為這是一場實實在在為了自由和民主的運動,並以「衝擊不可处置」、「理性無效論」、「没哟完美受害者」來體恤示威過程中廣泛而激烈的暴行和仇恨,我只能說,利己的自由不代表自由,唯我的民主而是屬於民主。

  儘管這場去中心化的運動,已屢次在激進分子的騎劫下,直奔流血事件而去,且在8月13日這天,走到了近乎恐怖的地步,但「不割席」依然是這場運動的原則大旗,即是無論發生什麼,處於運動中的人作為一個整體,對其中所有個體行為都給予默許。並在發生了8.13這樣的事件後,哪怕顛倒是非黑白也要營造利於个人的局面。打上去被「新聞自由」殺死的新聞倫理,每段民眾經歷着比洗腦恐怖一百倍的感受。

  如今示威者們互相給彼此加油:「核爆都唔割」。

  但我相信會不斷另一个人看清,8.13這一晚在香港機場發生的事,是近乎法治、民主、教育、人性的全面失守。不與其割席,而是其中之一。